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新闻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蒋毅研究员做客我院第80期心理学大讲堂

admin 发布于 2016-03-08 16:21:37 阅读次数 1616

    35日下午,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博士生导师蒋毅研究员应邀为我院师生作了题为“Human visual perception of face and biological motion”的学术报告。学术报告由我院张宝山副教授主持。

    蒋毅研究员从生物运动所引起的社会注意效应及探讨无意识视觉信息是否能得到学习两个方面入手,介绍了以往关于人眼睛注视方向影响注意的实验,从而引出问题,即生物运动是否也会影响注意,由此开始详细介绍探究此问题的实验设计与步骤。他通过考察行走的人、倒立行走的人、行走的猫对注意的影响,最终发现人正立行走、猫行走的方向都会对人的注意有影响,而倒立着的人的行走则不会影响注意。又通过考察发现被试在看静止的人的时候注意不受影响,说明了运动信息对注意的重要性;通过考察普通运动是否会影响社会注意效应,证实了只有生物运动可影响社会注意效应。在此基础上,他还进一步探讨了此现象是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他考察了儿童对此实验的反应,将儿童分为4-5岁和5.5岁以上的小小孩与大小孩,推测出这种能力可能是天生的,为此又考察了刚出生的小鸡的印刻行为和双生子反应情况以及箭头指向的注意区别,得出的数据证明了有关面孔和生物运动的注意效应是可遗传的,有关箭头等符号的注意效应则是后天习得的。在介绍无意识信息习得并迁移至到意识水平问题的实验研究过程中,蒋老师自备道具,让大家体验到双眼竞争效应,引出以此效应为原理的实验。他按照目标呈现跟随中性或负性面孔两个线索,将被试分为中性面孔组与恐惧面孔组,对目标刺激进行预判并注视,发现无意识情况下被试会不自觉看向目标跟随的特定面孔。随后在实验中取消特定面孔与目标间的关联,则此现象消失,从而证实是否进行学习,并用实验排除练习与疲劳效应的影响。接着蒋老师继续追问学习后是否会迁移到意识表征,并对实验进行了改动,将无意识与意识层面上的特定面孔性别交换,发现只有情绪信息能够迁移至意识水平。最后,蒋老师还拓展介绍了通过脑区中FFA的表征强度来判断被试的学习是否迁移到了意识水平上,观察结果进一步证明了意识水平上的一些学习是从无意识水平上迁移过来的。

    学术报告结束后,张宝山副院长对蒋毅研究员精彩的学术报告表示感谢。他指出蒋老师的报告直观形象、生动有趣,能够将日常研究思想精细化与可操作化,并且用言语准确地表达出来,体现了老师极高的专业学术水平;同时充分肯定了蒋老师对此次报告所做的充分准备,给了我院师生极大的启发。